日记(136)5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2015-08-30    分类:微信原创文章    1人评论次浏览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近睡眠质量很是糟糕,彻夜噩梦不止。梦到自己二进宫,梦到自己的初恋,梦到自己为没有业绩抽烟酗酒,梦到自己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岛屿停留,梦到自己……

生活,困顿,消弭。十字路口,充满迷茫,峰回路转,鸟语花香。

黑夜里听爱戴的《站在这里》,意乱情迷。她这样唱:“你站在雨中望着苍穹/心在那一刻被你掏空/我迷失在风中还装作无动于衷/即将崩溃的痛挣扎着失控/说好不能放纵不让自己想太多/怎么说也没有用。”

她这样唱:“I’ll still be lonely/站在这里/回不去的我,被你归零/可是朋友都说,没必要非爱谁不可/只是谁也不肯低头求和/只是我选择了,沉默/只是我想你会来,救我。”

如果回忆是首悲天悯人的歌,面对它,我们又能怎样想?

绝望的时候总会告诉自己生活慢慢会好起来,可是现在真的不知道生活是否已然好起来。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当初所选的路是否值得走下去,但更多的时候自己还是会告诉自己应该坚持着走下去。

惆怅和成长相伴,未知和惊喜相随。无爱的日子需要关怀,落寞的日子需要安慰。也许我们已经错过很多,但我们已经不能错过更多。

想家的时候,总是会跟父母打电话。老爸离家17年,至今乡音未改,一口流利的河南话。老妈有时候学着说普通话,但是听了她的普通话,还是感觉河南话更好听。

也许人总在叛逆,也许叛逆的总是孩子,也许在老爸老妈的眼中虽然我已老大不小但我永远是个孩子。

我妹说:哥,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每次吃饭要多吃点,看你现在瘦的。

我弟说:哥,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别过年回家还没有我重。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话,熟悉的关怀,熟悉的家。

有时候想想自己好像是个不称职的兄长,更多的时候反而是他们这些年小的来关心我这个年长的。就只是因为我出门在外吗?

好像在他们眼中,我过得并不怎么好。

惭愧。

妞妞已经5岁了。看着一个生命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再到自己一个人可以看书,想想觉得生活瞬间美好。

前些天接到我妹的电话,我说小凤,怎么了?电话那头突然冒出一声舅舅,让我着实感到惊诧。我说,妞妞,想我了没,她说,想了。我说你在干嘛呢,她说,我在看你送给我的书。我说,好看吗,她说,好看。我说,你现在几岁了,她说,5岁了。我说,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她说,你是舅舅。我说,谢谢舅舅,她说,谢谢舅舅。我说,还没等到我说,她就说,舅舅,我想你了。

5年就这样悄然过去,而我们自己却浑然不觉。想起11年毕业那阵,她还在我们的目光底下,哭声不止,而现在,她已上了幼儿园,可以一个人看我送给她的童书,可以一个人在电话里跟我交谈,可以跟在我妹的身后“上蹿下跳”。

人生就是由一个又一个这样的5年组成。5年前,我们还活在别人的襁褓和关怀当中,5年后,我们已经可以像个成人一样,直立行走;再一个5年,我们已经开始敢爱敢恨敢为爱闯天涯,而再一个5年过后,我们已经英雄迟暮,经不起岁月的半点风沙。

“有些情入苦难回绵,窗间月夕夕成玦;有些仇心藏却无言,腹化风雪为刀剑。”许嵩的《半城烟沙》。

时间是洪水猛兽,我们谁都在劫难逃。

最近在听:动力火车《艾琳娜》。

2015年3月17日,难得的休息,天气晴

转载请注明:刘玉健博客 » 日记(136)5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本文作者:刘玉健

刘玉健的个人博客,QQ 1335885198 个人站长QQ群交流 387256263

继续查看有关 的文章

1访客评论

  1. [冲锋]

    凌菲11-23 13:05 回复

我来说说

*

*

取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