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写在来京整两年

2015-08-30    分类:微信原创文章    1人评论次浏览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京整两年。于我,于这两年颠沛流离的生活而言,好像,这是一个颇值得纪念的日子。

两年,做过四份工作,搬了三次家。每一次换工作都像投胎,痛苦不堪,因为你不知道接下来的工作是否还不如第一份;每一次搬家都像难产,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你都得从头接受“生活在别处”所带来的毫无归属感。

北京钟灵敏秀国际广告有限公司,我的第一份工作。

北京海润阳光文化中心,我的第二份工作。

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我的第三份工作。

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我的第四份工作。

每一份工作时间都不长,但每一份工作都让人难忘。因为每一份工作都让我无限成长。

第一份工作,做了不到半年。其时刚刚来京,没有资源,没有人脉,偌大的城市,时时刻刻都在体会着“孤军奋战”的无奈和酸楚。其实这份工作当时很想一直做下去,只是当时公司效益不好,老板只让我们做了短短几个月,便强行与我们解除了劳动合同。临走前,还每人为我们多发了1500块钱作为解除合同的“劳务费”。那时候1500块钱对我来说,是我将近3个月的房租。

现在想想,虽然彼时的生活充满艰辛和未知,但却也是最开心的。那时候最难忘的事就是每天中午吃完饭,我和李莫、杜宇在路上闲逛——从玲珑路到恩济西街,从恩济路到西四环北路辅路,谈天说地拉家常,而且每个周五下班后都会准时想约去吃一次烤串,喝几瓶啤酒。啤酒下肚,有时候会飘飘然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融入这座城市的节奏与生活,而这并不是幻觉。

李莫家在昌平,每天都要挤两个小时的地铁从北六环赶到西四环。他在公司的职务是美编,来公司前一直在印刷厂工作,负责我们编辑部的文字排版和插画、抠图等。这厮最厉害的就是嘴皮子很溜,每次跟他聊天,都能被他滔滔不绝的口才天赋所征服。那时候不明白的是,我一直以为北京人都是很有钱的,不分城里城外,不分高低贵贱,在外地人眼中,他们永远是那么地让人望尘莫及,随随便便的一套房子,就动辄价值几百上千万。可是真正地接触到作为北京人的李莫,我才知道,原来北京人也分三六九等,也有阶级高低之分,也要拼命地在上下班高峰期挤地铁然后按时还房贷,他们和我们眼中所谓的“外地人”毫无区别。

杜宇家在门头沟,每天乘公交上班。这厮性子极慢,说一句话的语速快要赶超国家领导人,嘴大的人几乎已经可以把一个苹果下肚。他在公司任职插画师,做了三年没有换岗,算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之一。对于流动性极强的小公司而言,这是奇迹。

跟杜宇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我入职后不久他就离职了。关于未来,这厮有一句至理名言,走一步算一步,不要想太多。离职后他想去南方走走,待上一段时间,享受一下生活,然后回到北京,回归工作。离职前,他请我们去便宜坊搓了一顿,破费了一千多块钱。吃完饭,在餐厅门口,他慷慨激昂地对我们作别,还送给我们一句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望大家多多保重。”言语间透着一股武侠气,姿态是打躬作揖状。只是后来,我们真的再也没有相见。

除此之外,能想起的还有刘湟、谭璐、林老师、小姚、刘蒙、刘占红、刘畅……与他们的相逢,预示着我在京生活的开始。

第二份工作,做的时间更短,三个多月就离职了。公司是一家童书出版机构,老板有些官场人脉,凭借自己的“后天”优势,抢占了不少先机和出版资源,在出版行业日益萎缩的今天,效益还算相当不错。公司规模不大,只有30多人,加上外地的2个分部,人数应该在50人上下。小公司的管理,更多的应该依靠人性化,可能是源于公司正在处于一个上升期,老板总觉得自己的公司是大公司,一切都要按照制度来,迟到扣钱,哪怕是一分钟;上班不准登录外网和QQ,一经发现便全公司通报批评,而且还要写检查,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大声读出来……残酷的惩罚措施,非人性的管理模式,导致公司的流动性很大,有能力的人熬不过试用期,便纷纷离职;而且老板唯亲是用,公司的几个元老,都是自己的山东老乡。这让人很难接受。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压抑,除了每个月能按时拿到工资外,没有任何发展可言。试用期一过,我也便提出了离职申请。

现在想想,其实当时自己的举动确实过于冲动,因为那次的离职,又导致了我的第二次失业。我连最起码的“骑驴找马”都不会,只会凭借自己的主观意识来妄加决策,可见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低情商和不成熟。

因为时间短,所以记忆浅,对于那家公司,很多人都已淡忘,能记起的屈指可数:蔡姐、英泽大哥、王欣、苑浩泰、王小双……这其中我跟英泽大哥和蔡姐至今仍有来往。英泽大哥只在公司待了短短几天,之前在紫图图书,后来去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在我后来不停地找工作的求职生涯当中,着实给了我不少的建议和帮助,而且2014年春节后,还主动给我介绍了两份工作,虽然我都选择了拒绝,但感激之情,铭记于心。蔡姐是当时我们公司的总编,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没有之一,毕业后不久就来到了公司,跟着老板“宦海沉浮”,一路历经风雨和彩虹,辛劳苦劳占了对半。在我短短的三个多月的工作当中,对我照顾有加,只是最后与公司的决裂,让我觉得有愧于她。我从海润阳光离职后不久,她也离开了公司,前段时间在微信上跟她聊天,想安慰她,可是最终没有说出口,既然选择离开,又何须旁人安慰?对于最终的结果,蔡姐只说了一句话:“压力和付出我都不怕,心寒了就不好了。”让人想起那句“酒要六分醉,饭要七分饱”,而爱和付出呢?

在此希望他们都真的越来越好。

第三份工作,有些落魄与不堪。凤凰联动其实是我当时很向往的一家出版公司,综合实力国内排名前三(出版社除外),出版过很多的大牌畅销书,《中国可以说不》、《求医不如求己》、《不生病的智慧》、《山楂树之恋》、百家讲坛系列,等等等等。其实能进入到这家公司工作和学习,实属万幸。2013年12月份我从海润阳光离职后,曾主动往这家公司送过一份简历,算是“毛遂自荐”。为了“夺人眼球”,我把简历精心准备了一番,简历后面,还特别绘制了一份EXCEL表格,表格里把一些人对我的评价写了上去,如我弟、我最好的朋友、前公司同事、前公司领导等。除此之外,我还特意且诚恳地写了一封长长的“自荐信”,附在了简历的最后一页。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我被他们公司的HR拒绝了,并未能像预期所想的那样,如愿进入到凤凰联动,而且被拒绝的态度无情且绝决。临行前,我甚至用一种略带乞求的语气对他们公司的HR说:“能把我的简历给咱们公司的总编看一下,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跟咱们公司的总编见个面吗?”得到的答案是:“不行!”我问为什么,她说:“学历太低,而且不知道该把你的简历送给哪一个部门!”后面的话已无需多说,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是多么地失落和备受打击。

不过还好,成功都是从被拒绝开始的,何况那又不是我来京之后的第一次被拒绝。习惯了被拒绝,也就习惯了坚强和忍耐;习惯了被拒绝,也就习惯了从拒绝中奋勇站起来。我并未放弃自己主动上门送简历“自荐”的找工作道路,当时我的心里甚至有这样一种信念,不进入自己理想的公司,誓不罢休。2014年春节过后,来到北京,我继续想方设法为自己创造面试的机会,在没有的允许的情况下,主动往一些公司投递简历;在微博上给一些公司的领导写私信;面试被淘汰,但是依旧争取跟公司领导见面的机会;但凡是能想得到的机会,我都争取了。后来跟时代华语的王飞聊天,她这样评价我:“其实挺佩服你的,我就没有你这种钻牛角尖、处处为自己争取机会的勇气跟精神。”我说:“生活所逼,你们都是大学硕士、博士生,科班出身,而我只是一个大专生,‘默默无闻’,百米赛跑,你们都开着宝马奔驰凯迪拉克,我却踩着残疾的高跷,踉踉跄跄,怎么跟你们比输赢?”她无语凝噎。

转折是从一封微博私信开始的。2014年4月3日,我在微博上给凤凰联动的张总(张小波,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裁)写了一封私信,信中把自己去凤凰联动送简历的经历阐述了一下,顺便把自己想去凤凰联动学习和工作的决心和渴望表达了一下,当然,最重要的是,把自己曾专门给公司写的两份文案也提了一下并在微博上给他发了过去,然后有幸收到他的回复:抽空来找我一趟。我就很顺利地进入到了凤凰联动,一家自己向往已久的公司。

其实在凤凰联动待的时间更短,不到一个月。离开联动的原因有很多,至今让我耻于开口谈及,我觉得那是我的耻辱和一块难以愈合的疮疤。大致的经过是,刚进入公司时,把我分配到了生活部,负责编校生活类的图书,后来因为兴趣寡淡,我申请调转部门,在调转部门的过程中,因为没有协调好部门领导的人际关系,“得罪”公司副总,继而把我扫地出门。我被KO了。临走的时候,没有告别,没有掌声,没有欢声笑语,有的只是再一次伤心欲绝的失业。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从惠新西街北口一路向西走,一张张冷漠的人群的脸,一辆辆在寂寞公路上疾驶而过的轿车,映衬出我的忧伤我的寂寞;而那天北京的天空,是史无前例的黯淡和阴霾。

虽然最后被扫地出门,但是对于张总的提拔和“赏识”,至今仍没齿难忘。6月份去链家基地培训前一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给张总写了一封封长长的信,出发前顺丰快递发给了他。不知道这封信他收到没,但是我知道,这封信他一定能看到。我的离开并不是有意负他,只怪年少的我不够圆滑与事故,不懂得人情需要人情圆。

来到链家后,我时常跟我的客户说起联动,一是虚荣心使然,二是我确实为自己曾是联动的一员而感到骄傲。联动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已经为我镀上一抹厚厚的金,让我大鹏展翅,飞得更高。感谢有你,感谢在联动遇到的每一个人。尤其在这里要感谢同部门的大洋洋(韩洋)同学,一个长得极度水灵美丽大方身材高挑的北京姑娘,在我初进联动那段时期,不断在QQ上给我鼓励,帮我分析公司的作业模式,选题申报的详细情况,以及公司复杂的人事关系。后来谈到我的离开,她还这样安慰我:“没有什么好可惜的,我觉得你的离开是对的!”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太单纯了,不适合做出版;出版并不像你所想的那么简单,选题什么的,都得靠关系。”现在想想,她的话完全正确。只是在我被迫离开联动后不久,她也选择了辞职,在跟老公出国旅游一段时间之后,现在从事着一份与出版并不相关的工作,连QQ签名都改成了:已离开出版圈,但还在做文化传媒,零散忙碌~。前段时间跟她在微信上聊天,我还跟她开玩笑说我是她的小粉丝,她问我为什么,我说,你主笔的郭涛的《父亲的力量》,我都给我的客户送过很多本了,他们都说你写得很棒,我也是这么认为。她大喜过望,赶紧把QQ签名也改成:嘻嘻,我有小粉丝了。多么可爱。

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我的第四份工作,也是我至今仍在从事的工作。关于这份工作,我曾想过要用很多笔墨来着重描述,可是现在想想,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很多事情我还没有亲历,很多东西我还没有实现。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此刻的我的心情的话,我只想说两个字:感谢。

一个是感谢链家,一个是感谢我自己。感谢链家是因为链家让我成长,感谢我自己是因为当初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来链家。

关于这段岁月,以后我还会写很多,但是此刻,我只想不去写很多。因为有些东西,写得太多,便会失重。

也许正是有了以前的那些过往,现在的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对生活满足,对工作满足,对自己所遇到的人满足。尤其是对眼下的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是我觉得很知足,每天能跟一群意气风发充满正能量的人在一起,一起为了业绩PK,一起为了业绩欢笑,一起为了市占冲锋陷阵,乐此不彼,实属人生一大快事。也许以后我会离开链家,但是离开的时候我的心一定是不舍的,因为这里有我的泪水我的欢笑,我的悲伤我的欣喜若狂。还有矩阵东店的猎人小组,“小头爸爸”海伟、性情温和的耿老师、马大哈小武,有朝一日提及你们,我一定会想起和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无论现在的生活是好是坏,眼下的,一定是最好的,因为它正在发生。

写在来京整两年。

2015年3月14日

转载请注明:刘玉健博客 » (135)写在来京整两年

本文作者:刘玉健

刘玉健的个人博客,QQ 1335885198 个人站长QQ群交流 387256263

继续查看有关 的文章

1访客评论

  1. 非常酷哦,不顶对不起良心

我来说说

*

*

取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