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5:45,天将拂晓。

窗外的一切都是宁静的,育知东路上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远处不知名的鸟的鸣叫,春天繁华次第开放的声音,赶地铁的人群临近出门的呼吸声,EDIFIER音响里程响深情款款的演唱声……

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是多晚或者多早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便会准时醒来。这种准时好或不好?

这种接近“失眠”的症状,会不会是一种病?

昨天上午跟海伟、小武去“上风上水的西山板块”看了如园的新盘,之后去安贞医院找小玩子看牙。走到安贞医院楼下的书报亭买水,付钱的时候,老太太抬头扫了我一眼,说:“小帅哥,你这是去哪里啊?”当时听到这仨字,着实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毕业近四年,已经很少有人在我的称呼前面加上“小”这个字。不过转念一想,总感觉“小帅哥”这仨字怪怪的,有种被人叫做“小三”或者“小白脸”的感觉。

我对老太太示以微笑。不过老太太依旧不依不饶,问我:“小帅哥,你今年多大了呀?”声音还有些嗲嗲的,听得我心里一阵犯怵。

我说:“阿姨,您看我像是多大了?”

老太太说:“顶多也就23、24岁的样子!”

老太太的话不知怎么忽然让我想到“童颜”这个词,有点邪恶。我说:“阿姨,您真是过奖了,我可没那么年轻。”

老太太说:“那你今年多大了?”

我说:“我都30好几的人了,孩子都快上初中了!”

老太太脸色一变,不再说话。临走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到她在我身后一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我看。

3月31日,4月的最后一天,春末,初夏。临近毕业,这座城市的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有种熟悉的离别的味道。地铁上,学生们提着行李,去或远或近的单位实习,行李见证着他们的远行,他们就要离去。

这座城市,生活了四年,尚未熟悉。

这座校园,生活了四年,以后每一天都会想起——大讲堂里老师们照本宣科的老态龙钟状,图书馆墙壁上陌生的人文学者的画像,餐厅里打饭师傅热情的叫卖,篮球场上新入学男生三大步跨栏的耍宝耍酷,操场上情侣们打情骂俏的分分合合……

眼前的,我们总是不满意,离开后,我们才知道什么叫记忆。

遥想四年前,我和他们一样,对于未来,心里会有无数种幻想,是去是留,总是捉摸不定。其实也不是捉摸不定,那时候心里想的更多的,是没有勇气留在自己即将毕业的城市。因为选择留下,就意味着一无所有,一切从零开始。害怕孤单,害怕孤独,害怕寂寞,害怕会失败,害怕被冷落,害怕没有亲人,害怕看不到未来……这似乎是所有毕业生们择业所面临的困境。

可害怕又能怎样呢?我们的生活照样要前行。

于是我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分叉,有人上刀山,有人进天堂,有人背包远足,有人街头卖唱。多年后,我们发现,无论是远行的,留下的,还是当初被所有人不看好的“毕业困难户”,所有的人都已有了新的生活和朋友圈。不再联系成为很多人共同的选择。当我试图寻找一点关于你的消息的时候,你已经彻底远离我的视线。

毕业前的约定。毕业前的信誓旦旦。毕业前的豪言壮志。毕业前的海誓山盟。毕业前的花前月下。毕业前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切都已毕业。

就让我们好聚好散。

凌晨听程响,忽然觉得是种享受。尤其是她独唱版本的《不再联系》,不停地单曲重复,似真似幻、略带沙哑和淡淡的忧伤的嗓音,渐渐地会让人习惯黑夜,爱上黎明。

“也许还能在网上看到你的消息,也许我唱的歌还存在你的手机,也许我爱你埋在心底变成秘密,也许你想我的时候我也在想你。”

“我和你断了联系,不代表我不想你,走到哪里还是会有惦记。而我也开始试着去忘记抹去我们过去的放弃的所有交集。”

如果爱的本质是悲戚,我们真的可以切断所有线索,不再联系;如果爱的结局是走到一起,那这首歌为什么会叫做《不再联系》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爱,是纠结,是矛盾;爱,是百尺竿头,是针尖对麦芒,是你在卫生间上厕所的时候,我毫无顾忌地进去刷牙。

不再联系真的好吗?

2015年3月31日,06:53

转载请注明:刘玉健博客 » 日记(147)5:45——《不再联系》这首歌为什么会叫《不…

本文作者:刘玉健

刘玉健的个人博客,QQ 1335885198 个人站长QQ群交流 387256263

继续查看有关 的文章

1访客评论

  1. 继续支持没话说~ 博主真强

我来说说

*

*

取消
...